宠物上飞机如何区别于“普通行李”
2017-5-8 14:09:32


近期,随着“美联航暴力拖拽亚裔乘客下机”事件以及“空运巨兔离奇死亡”事件持续发酵,航空公司机票超售、宠物托运等话题再次引起公众关注。

今年,上海人大工作研究会公布的2016年研究成果中,就对市民关心的几个航空服务法律问题进行了研究。

航班延误责任谁来负?

航班延误一直是一个无法改变的客观存在。目前航空公司只能最大限度地降低航班延误的程度,但却无法根除。近年来,我国航空旅客运输引发争议最多的就是航班延误及其法律责任的承担。

根据《民用航空法》的规定,“旅客、行李或者货物在航空运输中因延误造成的损失,承运人承担责任;但是,承运人证明本人或者其受雇人、代理人为了避免损失的发生,已经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或者不可能采取此种措施的,不承担责任。”

因此,如何确定损失成为了关键。我国没有专门的处理民航运输延误纠纷和鉴定责任的主体,而是由航空公司自己作出判断,是否属于航班延误以及应否赔偿,只有在诉讼阶段法院才会成为鉴定主体。延误发生时,由航空公司自己对自己的责任进行鉴定,难以保证公正,旅客往往与航空公司就延误以及赔偿产生争议。为此,课题研究组建议由民航的行业主管部门——民航局及各地区管理局作为第三方,对航班延误作责任鉴定和是否赔偿的判断。

课题组建议相关立法部门尽快出台有关航班延误的赔偿办法,明确航空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前提、方式及限额等,减少乘客与航空公司在航班延误后对各自权利义务不清晰而引发的矛盾纠纷。

宠物上飞机,如何区别于“普通行李”

不少人在乘飞机的同时,想带上自己的宠物一起旅行,但宠物航空运输致死的事件频频发生。

对于宠物托运致死的责任问题,现行法律并没有作出特殊的责任规定,只有《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际运输规则》中规定了“旅客应当对托运的小动物承担全部责任。”宠物作为特殊行李,在现行法律下只能适用普通行李赔偿的相关规定。

课题组指出,宠物的价值虽然难以准确评估,但是作为伴侣动物,对于主人具有无可替代的精神价值,若宠物死亡或受到伤害,往往会给主人带来精神损失。从动物保护的角度来说,动物不是普通的行李,而是具有生命的生物体,具有不可忽视的生命价值,法律应当将宠物托运与普通行李托运区别对待,规定更高的运费标准,提高宠物托运的赔偿限额。同时还应该规定更严格的管理、注意义务。

不文明出行行为,是否上“黑名单”

一些旅客在乘坐飞机时做出不文明甚至违法行为,给社会与民航造成极大的损失,严重影响民航的安全。如2016年4月10日,旅客何某原定于4月9日夜间乘坐广州至重庆航班,因航班延误时间较长,对航空公司服务不满,遂冲进白云机场航站楼出发厅K岛值机柜台,打砸柜台。机场公安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对何某处以行政拘留5日。

一方面,个别旅客素质低,对乘坐航班的常识一无所知,有不少人误以为乘坐航班跟乘坐汽车、火车没有区别;另一方面,旅客违法成本低,目前对旅客违法行为的处罚大多数在行政处罚条例中。现在,对飞机“诈弹”威胁的处罚适用《刑法》,但对于个别旅客霸机、打砸抢、冲跑道阻拦飞机的违法行为则是用治安管理条例处罚,处罚太轻,不足以威慑。同时执法打击力度也不够。

2016年2月1日,中航协发布的《民航旅客不文明行为记录管理办法(试行)》开始生效,文件明确指出了旅客十类不文明行为:堵塞、强占、冲击值机柜台、安检通道及登机口(通道);违反规定进入机坪、跑道和滑行道;对民航工作人员实施人身攻击或威胁等。旅客的不文明行为将被记录在案。国内5家航空公司联合发布《关于共同营造文明乘机大环境的联合声明》,将合力对不文明旅客采取限制措施。

课题组认为,对于旅客的不文明乘机行为,一方面应健全和完善相关法律,运用法律来严厉惩罚,同时要加强“黑名单”制度,将那些无任何正当合适理由、恶意扰乱航空公司正常运营及危及航空安全的旅客记录在案,公司内部共享信息,再遇到该旅客时引起重视,甚至拒绝提供服务,提高旅客不文明出行行为的成本,切实保障航空公司的正常运营环境和合法权益。

||